二环里边去看“海”老舍最爱的北京风景回来了

2020-11-21 21:31:50 来源:北京青年报 作者:京范儿 责任编辑:李煦 字号:T|T
摘要】“到了德胜桥,西边一湾绿水,缓缓地从净业湖向东流,两岸青石上几个赤足的小孩子,低着头,持着长细的竹竿钓那水里的小麦穗鱼。桥东一片荷塘,岸际围着青青的芦苇。几只白鹭,静静地立在绿荷丛中……”

  汇通祠原名镇水观音庵,为明成祖时名僧姚广孝所建,距今已有570余年。既然名为“镇水”,那么就少不了镇水兽。据《燕都游览志》记载,汇通祠庙后有一石螭“迎水倒喷,旁分左右,既嗡复吐,声淙淙然自螭口中出。”这个石螭被当地人称为“镇水兽”,当初确实是作为镇水之物设置的。据当地群众回忆,这只石螭的形象特点是:龙头龙身,独角,三指爪,尾巴细长,很像蜥蜴的尾巴。这只镇水百年的石螭,在“文革”中被毁,如今所见也是按照文物复原的。

  姚猛先生告诉我们,目前和汇通祠有关的文物留存下来的只有乾隆御碑,在后山的碑亭里。吴良镛先生1988年撰文《重修汇通祠记》中提到“寻得旧碑,立亭护之”,这件文物的失而复得也颇有戏剧性。

  乾隆二十六年(1761年)汇通祠改建,并由乾隆皇帝正式赐名,乾隆御碑上刻着皇帝来此游玩时赞叹这一带风景的诗。据刘大可先生考证,石碑在“文革”中被推倒,与拆毁的残砖碎瓦一起运走。后西城区通过北京市文物局得知此碑下落,曾由北京市文物工作队收藏保存,几经周折石碑最终找回,在汇通祠后紧靠二环路边建了一个石亭,将碑立于其中。

  乾隆的诗虽然文采常被后人诟病,但作为史料真实记录了积水潭曾经的面貌。乾隆在《积水潭即景诗三绝句》中写道:“积水苍池蓄众流,节宣形胜巩皇州,疏淤导顺植桃柳,三里长溪可进舟。”

  汇通祠如何“镇水”,积水潭为何“蓄众流”?这便引出了京城神秘的“第一水关”。汇通祠坐落的土山,正对着城墙水关入水口处,其水源是西山诸泉入关后在此“汇通”,分东西两侧注入海子。当时的积水潭“汪洋如海”,蒙古人称之为“海子”。

  当年的北京城,在中轴线的西侧,自北向南依次有西海、后海、前海、北海、中海、南海六个湖泊。西海北岸入水口处小山上的汇通祠就坐落于这一京城水域的咽喉之上,其下的水关,内设可以活动的木闸,嵌入两旁的石槽之中,整个城内水域的水位高低与流速,都靠它掌控了。

  在姚猛先生的指点下,我们找到了汇通祠旁的“连海水门”遗迹,站在小山上往下望,眼前已不是六海的滔滔水流,而是北二环的滚滚车流。尽管西海早已不再澎湃,但当我们走进西海边的汇通祠,现在的郭守敬纪念馆,去了解这位伟大科学家的过往伟业时,依然能想象出这里曾经如何风云激荡。

  伟大的科学家郭守敬与“漂来的北京城”

  很多人知道郭守敬仅限于中学历史课本,这位伟大的科学家实际上一直被严重低估,他到底有多牛呢?简单地说,他从小就是个天才儿童,设计北京城的刘秉忠是他老师,他有10多项发明创造遥遥领先于当时世界水平。比如他编制的《授时历》,提出回归年长度为365.2425天,比后世通行的公历《格里高利历》早了300年之久;他还组织进行了“四海测验”,比西方进行同样的大地测量早620年;“海拔”的概念也是由郭守敬最早提出的,他还发明了12种天文测量的仪器。为了纪念他,国际天文学会以郭守敬的名字为月球上的一座环形山命名为“郭守敬环形山”,国际小行星中心将小行星2012命名为“郭守敬小行星”,他可以说是当时世界范围内最伟大的科学家之一。

  如今,西海岸边和汇通祠内都立着郭守敬的雕像,他和这里有什么关系呢?说起来关系那是相当深。时间回溯到700多年前,元大都初建之时,元世祖忽必烈遇到一个很大的难题,旧时的水系全不通了,都城喝水用水都困难。正当他愁眉不展之时,一位风尘仆仆的年轻人前来叩见,他便是郭守敬。这位思维敏捷、见识不凡的年轻人胸有成竹地陈述了六项兴修水利的建议,直说得忽必烈龙颜大悦,感叹道:“如果每个人都这般思考国事建设, 就不白吃饭了。”当即授予时年32岁的郭守敬“提举诸河渠”的大权,相当于今天的水利部部长。

  在纪念馆展室中央郭守敬的大理石像下,摆放着一副还原当年郭守敬设计北京水系思路的沙盘,可以清晰地看到,为了兴建元大都,郭守敬36岁主持重新开挖金口河,引永定河水把西山的木料等物运至都城,极大地节省了人力物力,保证了百万人口的大都新城的顺利建设。所以,人们说“永定河漂来了大都城”,北京是“一座漂来的城池”。

  虽然大都用水的问题解决了,但运粮的问题却一直得不到解决,当时大运河是南北交通的重要水路,但大运河只到通州,从通州到京城,全靠陆路运输。在阴雨连绵的季节,人畜的疾病死亡和粮食霉烂糟踏非常严重,运输效率极低。

相关推荐


解读中国 关注民生 引领休闲
扫码关注中国12博网站网公众号
ID:chxk365
返回顶部